E-Mail
熱詞:

“土地整治+”典型模式系列報道之六:抓創新,方可謀土地未來

來源:《中國科學報》2017-11-15第5版 農業周刊    作者:秦志偉    發布時間:2017-12-29


  沙漠變綠洲成為現實,溝渠、道路的設計更具生態性,表土剝離技術日漸成熟,移民搬遷工作取得實質性進展,這是10多年來我國土地整治進行大量實踐的縮影,而這一切都需要科技來支撐。

  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土地制度改革的腳步并沒有停下,充分釋放了土地紅利、支撐了現代化建設快速發展,但也伴隨出現了一系列深層次的土地開發利用問題,如部分耕地開發強度過大、退化嚴重,土地立體開發和集約利用技術嚴重滯后等。

  “實行土地數量質量生態‘三位一體’保護、優化國土開發空間格局勢在必行。”國土資源部土地整治中心副主任鄖文聚向《中國科學報》記者表示,其核心在推進土地綜合整治,突破口在土地科技創新。

  2016年,國土資源部召開全國國土資源系統科技創新大會,提出全面實施深地探測、深海探測、深空對地觀測和土地工程科技(簡稱“三深一土”)國土資源科技創新戰略。隨著戰略的深入實施,當前我國土地整治關鍵技術有突破、成果轉化有成效、科技創新有平臺的格局正在形成。

  

  應用了新技術,看到了新成果 

      

  時隔一年,內蒙古阿拉善盟土地收購儲備中心主任劉懷信再次來到烏蘭布和沙漠時,對這里的變化很是驚喜。在看到大面積生態防護林、沙產業示范區、“沙漠土壤化”項目后,劉懷信用“不可思議”來形容。

  沙漠里種莊稼,可能嗎?站在烏蘭布和“沙漠土壤化”中試科研基地,在看到3000多畝沙漠里長出玉米、高粱、西瓜、西紅柿、茄子等作物后,有答案了。

  拿起改良后的沙塊放在水里,沙塊并沒有完全散開,而是相對黏稠起來,似乎被什么東西粘在了一起。這就是重慶交通大學教授易志堅團隊從力學角度研究的治沙新成果,2016年便在這里試驗。

  從今年4月開始,其團隊成員李亞博士就跟蹤這個項目。他向《中國科學報》記者介紹了使沙子轉換為土壤的密碼,即給沙子顆粒之間施加ODI約束,從而改變沙子的力學狀態,使其在濕潤時是流變狀態,干燥時是固體狀態,且這兩種狀態之間能夠隨著干濕狀況的改變而持續、穩定循環。

  據悉,ODI約束是指萬向結合約束,這是易志堅團隊第一次發現并提出的,這種約束存在于土壤顆粒之間,具有萬向性和可修復性兩個重要特點。

  “土壤化后的沙子不僅具有與土壤一樣的力學特性,而且具有土壤‘自修復’和‘自調節’的兩大生態力學屬性,從而成為植物生長的理想載體。”李亞說。這也就是沙漠里能長出作物的緣由。

  同樣是變不可能為可能,廣西桂海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桂海公司)利用表土剝離技術讓原本石漠化的土地長出了莊稼。據介紹,表土剝離即耕作層土壤剝離再利用,是指將建設所占土地約30厘米厚的表土搬運到固定場地存儲,然后搬運到廢棄土地上完成造地復墾的技術。

  “耕作層是最珍貴的土壤資源,是大自然幾千年來持續不斷的勞動累積。移土培肥,僅僅是做了一部分工作。”鄖文聚告訴記者。

  桂海公司交通管理部部長姚勝彪向《中國科學報》記者介紹,表土剝離的要求很高,如前期需要對土壤鹽堿狀況、土壤肥力、污染狀況等指標進行檢測,并對剝離耕作層每隔3個月進行一次監測,對比分析剝離前后土壤肥料情況。

  在廣西柳州至南寧高速公路改擴建項目地,記者看到了堆放的表土,“我們正在研究堆放高度對土壤活力的影響。”桂海公司工程師梁繼健告訴記者。

  而剝離出的表土應用方向也很多,其中之一便是用于開展土地復墾和整治項目。在利用示范點,紅薯、玉米等作物長勢良好。據悉,2013年國土資源部將該項目建設占用耕地耕作層土壤剝離利用納入典型示范項目。

  開墾新耕地的意義多大?今年5月,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加強耕地保護和改進占補平衡的意見》,提出加強耕地數量、質量、生態“三位一體”保護。就數量而言,在鄖文聚看來,不僅要維持耕地保有量的總量平衡,還要想辦法進一步開源。

  

  制度管控與技術創新協調推進 

  

  記者了解到,在具體實踐中,各地在堅持落實最嚴格耕地保護制度和最嚴格節約用地制度的同時,圍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主線,不斷創新發展理念和實施模式,而增加耕地數量也只是一方面。

  “核心是提高質量,提高土地集約度。”鄖文聚表示,只有大力實施高標準農田建設,才能使現代技術下到田間去。

  但不容否認,當前我國統籌保護紅線、保障發展、保護生態的難度正在加大。

  在鄖文聚看來,究其原因,在于以往土地管理習慣于制度管控,采取“堵”的方式進行數量控制,而推進土地資源提質增效的工程技術手段發揮還不夠,土地資源利用效率和承載力不高,導致土地粗放利用現象普遍存在。

  為此,國土資源部提出土地工程科技等“三深一土”國土資源科技創新戰略,攻克一批關鍵技術,帶動國土資源科技創新全面躍升,形成國土資源管理有效服務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科技創新格局。

  上世紀90年代以來,陜西省國土資源系統開始注重土地工程科技創新,總結提出了“土地工程”的概念。經過多年的實踐探索,他們走出了一條以土地工程促進土地生態恢復治理的新路子。

  陜西省國土資源廳廳長楊忠武介紹,近年來,陜西省先后開展了沙地、鹽堿地、黃土高原溝壑地、河道灘地等多種土地類型的綜合整治,累積新增耕地40多萬畝,有力保障了全省追趕超越用地需求。

  在陜西榆林毛烏素沙地治理中,應用自主研發的技術,直接建成新增噸糧田約7萬畝,應用推廣約20萬畝。“成果的推廣使榆林約530萬畝沙地的生態整治及砒砂巖的資源化利用成為可能。”楊忠武說。

  當前,我國正處在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關鍵時期,重點工作在于精準扶貧。十九大報告提出,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要動員全黨全國全社會力量,堅持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做到脫真貧、真脫貧。

  鄖文聚認為,要聚焦深度貧困縣的脫貧問題,研究有針對性的土地政策,充分釋放土地紅利,根本上要提升深度貧困縣地區土地科技支撐保障能力。

  “把制度創新和科技創新有機融合起來,是深化土地制度改革的重要方向。”鄖文聚說。而這也正是國土資源部提出的通過土地科技創新補齊土地資源管理短板,實現“制度管控”和“技術創新”協同推進的目標,努力破解土地資源保護瓶頸,以土地可持續利用支撐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

  

  繪就藍圖:邁入世界第一方陣 

  

  “十三五”期間,國家確定再建4億~6億畝高標準農田的目標。在國土資源部土地整治中心黨委書記、副主任張曉燕看來,這亟須研發生態型的土地整治材料、裝備和監測監管技術。“但我國土地整治科技創新成果多數是在借鑒國外先進經驗的基礎上獲得的,處在模仿創新階段。”

  鄖文聚將其形容為土地保護、管控的“拿來主義”。“顛覆性創新不夠,沒有自己的‘金剛鉆’。”鄖文聚表示,有自己的“金剛鉆”,成為當代土地科技工作者光榮而艱巨的任務。

  為盡快提升我國土地整治科技水平,推進土地整治科技創新從跟跑者向并跑者或引領者轉變,躋身世界先進行列,國土資源部提出爭取用十年左右的時間改變目前土地科技創新跟蹤模仿的狀況,邁入世界第一方陣,為切實保護土地資源、建設生態文明、構建智慧國土提供強有力的科技支撐。

  鄖文聚介紹,根據土地科技創新發展戰略定位,未來土地資源安全與管控的目標確定為“精確感知、精明利用、精細整治、智能管控”。“但目前談到土地管理,更多還是數量上的管理。”鄖文聚認為首先應從認識土地入手。

  “你在我國的田間地頭有沒有看見過緩沖帶?”鄖文聚問記者。而記者細想發現,在走訪的地方確實沒有看見過,基本是一馬平川,有些地區為了美觀,甚至砍掉一些樹木。

  “從現代生態學看,這種農田生態系統是不健康的。”鄖文聚又向記者介紹了英國的農田生態系統:道路兩邊都是樹木,路中間還長滿了草,遠處有一塊農田和草地。當鄖文聚將照片發到朋友圈后,就有人認出了這是英國。

  長期從事農田水利研究的鄖文聚認為,未來應該打造智慧生態良田,只有這樣,才能更好地理解現代農業和現代農業文明。“現在已經到時候了,我國若能做到就可以站在世界的前沿。”

  這只是鄖文聚列舉的一個方面。鄖文聚表示,土地科技創新要圍繞我國迫切需要解決的耕地資源安全、土地高效利用、土地生態安全等三大土地資源問題,按照“全產業鏈、全創新鏈”原則整體設計,系統提供維護土地資源安全的解決方案,向土地資源要生存、要保障、要安全,為保障國家持續發展、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提供土地資源基礎和根本支撐。

Copyright(C) 2003-2016 國土資源部土地整治中心版權所有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冠英園西區37號   郵編:100035網站聯系電話:010-66560708

備案序號:京ICP備10024976號京公安網備110102002120號

爱彩乐山西快乐十分